<acronym id="2c20q"></acronym>
<sup id="2c20q"><noscript id="2c20q"></noscript></sup> <rt id="2c20q"><optgroup id="2c20q"></optgroup></rt>
<acronym id="2c20q"><small id="2c20q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2c20q"><small id="2c20q"></small></rt>
<rt id="2c20q"><small id="2c20q"></small></rt>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服務項目 > 勞動糾紛處理 >

員工入職隱瞞婚育情況是否違背誠信原則?兩級法院判決截然相反!

公司制度中規定,員工計劃生小孩需提前告知部門領導,方便人事部提前做好工作安排。

按規定提前告知公司可享受公司制定的福利。沒有提前計劃,懷孕了才告知公司,則無法享受福利。

沒有計劃懷孕也不及時告知公司,視為嚴重違反規章制度,可解除勞動合同。

這樣的規定合法有效嗎?

入職謊稱未婚,工作后懷孕不報,公司以欺詐解除是否違法?

《婦女權益保障法》第二十三條規定 各單位在錄用女職工時,應當依法與其簽訂勞動(聘用)合同或者服務協議,勞動(聘用)合同或者服務協議中不得規定限制女職工結婚、生育的內容。

只是規定提前告知,并未限制職工生育,還有福利條款,看起來是非常合理的規定條款,能作為解除依據嗎?

案號:(2016)粵03民終20674號

王某2014年5月入職M公司任產品經理一職,與公司簽訂為期一年的勞動合同。

第一份合同期滿,有續簽了一份三年的合同,晉升為運營輔導部經理,工資為8000元每月。

入職時,王某填寫的入職申請表上填表人申明處載明“1、本人保證所填寫資料屬實;2、保證遵守公司各項規章制度;3、若有不實之處,本人愿意無條件接受公司處罰甚至辭退,并不要求任何補助。”

公司《員工手冊》規定:

第7條規定,“應聘員工必須保證向公司提供的個人資料真實無誤,若一經發現虛報或偽造,公司有權立即將其辭退。”

第36條規定,“如員工有計劃生小孩,需提前3個月告知部門領導以及公司人事部,以便人事部做好相關工作安排。

如員工未履行提前告知義務,不享受本條第3條款福利;如員工計劃外懷孕,應在發現自己懷孕后48小時內及時告知部門領導以及公司人事部,以便人事部做好生育保險申報以及員工工作安排等準備工作。

如員工未履行及時告知義務,除不享受本條第3條款福利外,并因違背公司誠信原則,視為嚴重違反公司的規章制度。”

2015年11月,公司向王某出具了《員工開除通知書》,理由是王某入職時在婚姻狀況顯示未婚,實際上其已經于2010年登記結婚,違背誠信原則。并且王某懷孕未履行告知義務,嚴重違反公司制度,決定予以除名處理。

王某申請仲裁,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,以及要求支付工資差額、加班費和未休年休假工資。

勞動仲裁審理后,支持了工資差額、加班費和未休年休假工資請求,駁回了繼續履行勞動合同請求。

王某不服,起訴至一審法院。

入職謊稱未婚,工作后懷孕不報,公司以欺詐解除是否違法?

一審法院:入職時有意隱瞞已婚事實,懷孕后違反制度規定不及時告訴公司,公司解除合法

一審法院認為:王某對公司提交的《員工手冊》的真實性不予確認,但并未提出相反證據予以反駁,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,該院依法對公司提交的《員工手冊》的真實性予以確認。

王某簽名確認學習過《員工手冊》的內容,《員工手冊》第36條對員工計劃懷孕及計劃外懷孕時的告知義務進行了明確。

王某于2015年5月進行產檢時得知懷孕一事,卻于2015年9月方告知公司,王某行為明顯違反了《員工手冊》第36條的規定,而依據該條規定,王某行為視為嚴重違反公司的規章制度。

另王某在入職時謊稱未婚,因此其理應接受其簽字確認的填寫不實資料的不利后果。

綜上,王某要求公司繼續履行勞動合同于法無據,本院不予支持。

王某不服提起上訴。王某于2016年1月8日產下一名男嬰。在二審庭審中確認,其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至法定哺乳期結束。

入職謊稱未婚,工作后懷孕不報,公司以欺詐解除是否違法??

二審法院:公司規章制度要求員工及時報告懷孕計劃及懷孕情況,違反法律規定,屬無效規定

二審法院認為: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》第八條規定“…用人單位有權了解勞動者與勞動合同直接相關的基本情況,勞動者應當如實說明”。

與勞動合同直接相關的基本情況是指勞動者的健康狀況、知識技能、學歷、職業資格、工作經歷等,而勞動者的婚育狀況應屬勞動者的個人隱私范疇,勞動者無向用人單位報告的義務。

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業促進法》第二十七條有關“…用人單位錄用女職工,不得在勞動合同中規定限制女職工結婚、生育的內容”。

勞動者尤其是普通崗位的勞動者在求職時往往處于相對弱者的地位,故在女性勞動者迫于現實功利而選擇作出不實的陳述,也不應認定為違反誠實信用民事活動原則的行為,更不應認定為以欺詐手段簽訂勞動合同的行為。

公司提供涉案規章制度有關員工應及時報告懷孕計劃及懷孕情況,否則視為嚴重違反公司規章制度行為的規定,既侵犯了女職工的個人私隱權,又變相限制女職工的就業及勞動權利,違反《就業促進法》第二十七條以及《婦女權益保障法》第二十三條之規定,應認定為無效?;谏鲜隼碛?,本院認為,公司在本案中主張的解除事由不合法,應認定為違法解除。

綜上,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,但適當法律部分錯誤,本院予以糾正。

二審裁判公司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王某支付2015年11月12日起至2017年1月7日期間的工資111565元;(解除之日至哺乳期結束期間的工資)

 

日韩区欧美国产区在线观看